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养殖技术 > 正文

控申路上三十载,肋骨八根、左锁骨、右股骨颈、胸椎被打折……


控申路上三十载,肋骨八根、左锁骨、右股骨颈、胸椎被打折……

  我和你类似,我老家安徽池州市木闸乡,1998年我父亲常被小队的人欺负欧打,用多年务农积攒的万元在池州市晏塘乡买了一间房,全家搬到晏塘住居。

在晏塘开始做卖豆腐的生意,勉强维持日常生活,因生意不好,家里经常吵架,后姐夫带我到桐城市做卖烟酒的生意,一年半我挣了六万多块钱,考虑父母受的苦,还有个弟弟读初中,我分几次把钱全给了父母并供弟读书,家里也装了电话;后弟考到镇里的高中,因为从小家里贫苦,我叮嘱父母生活上多给点钱给弟不要让他过的苦,没想到弟隔三差五找父母要钱在学校乱花,买相机、上网、买录音机磁带和各种小说、不住校宿在外租房,还经常跟同学相互送礼在饭店过生日,我多次劝说家里人却不当回事,后弟高考331分被六安市皖西学院录取,这种情况我提出拿万元给弟报学合肥新东方电脑学院,学三年,不想把剩下万元都被弟浪费,而父不同意坚持给弟读安皖西学院,如是我把四万元存进邮政储蓄银行,后父说让我去高坦乡跟三舅学瓦工,宁走我上存折,父母跟着我到了邮政储蓄银行,我看出父母的心思,我有了一种慷慨就义又不忍心的情趣把存折给和密码给了父亲,并嘱咐父母想清楚给弟到底读皖西学院还是到新东方电脑学院。 一个多月后三舅的初恋情人说我老说玻璃擦不干净,我顶了两句三舅借此叫我回家;想当初为了学瓦工,七十多里我背着被子走去,一个多月天天做小工,什么都没学到。

回家后发现弟去了皖西学院,钱被父取出,后父说弟说他毕业后工作挣到钱先还我,要还我五万,另外家里这个房子以后也给我,说弟说他以后在外自己搞房,搞不到房他大学就白念了;而后父又找了邻居唐全发带我去外地做小工,工资15元一天,我干了4个多月,因为老板扣生活费,我说了几句被老板打了,唐全发打电话告诉我父母,父母后说姐夫准备开店,叫我直接到姐夫老家安庆,几天后姐夫租下门面还卖烟酒,二十四小时营业,我和姐夫七天换一次,白天姐夫做店,晚上我做店,有一晚停电,我点了支蜡烛放在电视接收器上,因为长期夜班,哪晚不小心睡着了,后来接收器被蜡烛烧了,我一紧张当晚4点左右打电话给了姐姐,第二天早上姐夫到店不辨事由把我打了,我气不过就要回家,姐姐说了姐夫几句给我七百元,至此我进店做了六个多月。

  回家后父找信用社我代款了千元学厨师,一个月每人能学做三个菜,几乎就看别人做菜,三个月什么没学会,只够做点家常饭;之后报学了裁缝做衣,先后在浙江,上海等地服装厂、箱包厂找工作,工作了几年,生活苦不堪言,找工作徒中住不起旅馆,时常露宿在外。

此时弟在上海做销售工作已三四年,在我两次困难的时侯,弟一次给我一百元,一次给我六十元,考虑弟一个月三千多的工资,要交房租养女朋友,我从不开口问他要钱。

  2008年我迫于工作难做生活困难,想回家歇歇再想办法,但父母不同意,说他们在家卖点豆腐管不了三个人生活,但我已无处可去坚持回到家,回家后被父母催着出去找工作,于是我时常帮父母做点豆腐的事,之后父想要我挑豆腐下乡去叫卖,我想到豆腐不好卖,以前为此家里还经常吵架,我就不想干,因而父母又开始催我出去,还说找孙丰友借五百元给我做路费、生活费,五百元做路费生活费我不嫌少,关键工作太难找,一个人在外,没有过硬技术也难做的长久,我自没答应。 后父母借做豆腐忙,不卖菜不做饭,只要我问父母就顶我,于是我打电话给弟找他拿一两百元钱,弟说那就拿一百,说明天打我报的卡里,七天后我没收到钱,打弟电话天天打不通,我问父母,父母说弟一月就那么多工资,没有钱给我,还说我不去找工作,光在家里搞,我没忍住把豆腐和一个碗砸了,父就跑去街上说我好吃懒做,自己不搞光在家里搞等等难听的话,我气晕了头没忍住上去动手打了父,至此我才提到父以前说的话,说弟以后要还我五万的事,然父已不存认说过,之后父母闹的满街人都说我不好。 过了几天,姐和姐夫来我家,开始.指责我还拿东西要打我,最后他们还算明事理打电话给弟,让弟拿几百块钱给我,弟才答应。   同年春节弟找来从未来家的陈珍除、陈小龙(同母异父的大哥二哥)还有三舅来看节,我本来想提之前的事,看他们来意不善,还有想维持我这苦命的亲情,我只字未提,亲戚们走后,当晚我用电热快放一个红色不保温水瓶里烧水,父把瓶拿走,说这个水瓶是好的,让我用那个本是好的青色水瓶烧的,家里就两个水瓶,父明知我烧水用的是不保温的瓶,父却这样做,还满脸得意洋洋的把瓶拿走,我一气如上写的大声说了,当时弟就出去打了个电话,第二天,陈珍除、三舅、小舅又来了,我知道事已至此,有些事必须早晚要说清,但春节之礼节须有,陪他们饭后,我要求弟给我写份借条,父和弟不承认以前说的五万,弟又重新给我算从高中到大学用万,而弟算的都是正常开销,他卖的那些东西除了坏的扔了家里还有一份,弟让我拿出来看,我没拿,因为我已经气糊涂了,拿了两个茶盖砸向弟,气过头都没砸到他,站我两边的陈珍除和小舅从怀里拿出备好的刚管对我头上一顿敲,打累了又攥着我裤角把我拖到门口,一家站在门口无中生有的污辱我,隔壁邻居一家站着看,这时母亲收适东西下楼和这些一起寄车去了高坦,我因为手机欠费,打车去了乌沙镇派出所报警,民警不但不管,还叫我自己去看伤。

版权所有 龙虾养殖
技术支持:www.398118.com龙虾养殖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