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养殖技术 > 正文

后来,一吃馄饨我就想起了你


后来,一吃馄饨我就想起了你

此后,有那么几天,辉表哥在学校见到张文总是阴着脸,张文腆着脸叫哥哥,他总是不理。 没过几天又好了,课间主动来找他玩,给他带了表舅妈炸的红薯片,用报纸包着一大包。

二人跑去操场角落的大樟树下,打开分食,像两只小老鼠,将薯片嚼得嘎崩响。 “我爸打了我咧。 ”辉表哥皱着眉,嗔怒地搡了张文一下,“说我带你喝酒,明明你自己要喝的。 ”张文一愣,又嘻皮笑脸地凑近去,“好喝啊。

”“不喝那么多就没事了,醉了吧。 ”辉表哥啧着嘴,“你就是懵里懵懂,不知道饱足(浏阳土话,不节制的意思),害我挨打。 ”辉表哥从报纸里拈出薯片,吃得满嘴喷渣,“我爸解了皮带抽我咧,屁股上都是痕,前几天坐椅子都痛,老师说我不老实,又罚我站。

”“你跟老师解释解释啊。

”张文急道。 “说什么咧?挨了打,屁股痛?丢人不。 ”辉表哥摇着头,像个大人一样地叹气,“做哥哥真没劲,老受气。

”张文低头吃着薯片,不作声,表舅妈炸的薯片又脆又甜,课间休息时间短,他想多吃几片。 “都给你,我妈炸了好多,这些是给你带的。

”辉表哥将薯片原样包上,塞到张文怀里,立起身,“回教室吧,等下敲钟了。

”二人的教室不在一栋楼,张文抱着薯片就走,心里可得意了,走出几步又返身,大声喊着辉表哥,“我礼拜一走的时候你还好好的啊。

(表舅)没打你啊。 ”本已转身的辉表哥返身跑过来,面带愠色,瞪着眼睛,“再喊大点声噻,全校都听见了。

”辉表哥举起手,作势要打,张文缩着肩,原地不动。

“我还骗你噢,”辉表哥举着的手轻轻落在张文头上,揉了揉,“礼拜一晚上打的咧。 ”辉表哥搔着头,有些不好意思,“头一天晚上,我也喝醉了,我爸就没打。

”二人哈哈地笑起来。

在张文的日记里,那天是晴天,天很蓝,张文在日记里写道“碧空万里无云”,后来看从前的日记,张文也曾细想过,清明时节,本该是阴雨连绵的,也许是幼时的张文爱用新词,哪怕现实并非如此。

5没多久,张文就又吃到了馄饨。 那是在大外婆家,辉表哥叫他去的。 说大外婆忽然起意想吃,就让辉表哥跑腿,喊表舅妈带回,辉表哥绕了道,到张文家把张文也叫出来尝鲜。 久不下厨房的大外婆,特地扭着小脚去肉铺买了大骨,发了海带,煮了一锅海带大骨汤,表舅妈从单位买回大包馄饨,煮好了,浇上骨汤,一人一大碗。 表舅家一张圆桌,众人围坐,主位却空着,摆了一副碗筷,放着一海碗馄饨,大外婆坐在侧边。 大人们表情严肃,表哥表姐们也闷不作声。

张文不明所以,也没心思去问,眼睛直直地盯着眼前的大碗馄饨,酱色的汤底,是货真价实的大骨海带,腾腾地冒着热气,碗底的葱末、干椒末漂上来,星星点点,青红相间,游鱼般的小馄饨如浪里白条,鲜肉馅熟了,裹着白袍,若隐若现。

“吃吧,吃吧。 ”大外婆摆着手,众人才拿起勺子。 张文舀了一口吃进嘴里,烫,呵着气嚼,面甜肉鲜之余,又多了一层骨汤的鲜美,不似味精汤般浅薄,它厚重、粘稠又实在,好食果然要配好汤,才能交相辉映。 “你爷老子(浏阳土话的父亲)就好这一口,广州管这个叫云吞,”大外婆吃了两口,对着坐在一旁的表舅碎碎念,“当年生下你,我带着你去广州找他,住了半个月,他带我吃过两回,就是路边的摊子,那边人叫那是什么走鬼档,走鬼档吃多了,自己也成了走鬼。 ”大外婆碎碎念着,眼里慢慢泛起了泪光,面前的馄饨一口没动。 表舅轻轻放下勺,低着头,闷不作声。

许是达成了某种和解,那一年的秋天,表舅南下广州,迎回了大外公的遗骨,葬入祖坟,张文随母亲参加了仪式。 小小的骨殖盒,放入大大的棺木,八大金刚(八个壮年男人)抬棺上山,表舅带着子女着孝服跟在后头,几步一跪,规矩做足,表情木讷,或许是对这位陌生的至亲实在提不起悲伤。

倒是一路上,一直有一个陌生的妇人,不远不近地跟在孝眷后头,五十多岁的样子,小巧、板直的身形,慢慢地跟着走,没有人回头看她。

妇人抿着嘴,一双少见的杏眼里透着倔强,旁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,有人指指点点,她恍若无睹,一步一步地走着,走到一半,泪水到底涌了出来,缓缓流过她紧绷的冷峻的脸。

“那是你如外婆,”母亲叹道,“你大外公在广州的老婆。 ”张文后来才知道,大外公与大外婆自小定亲,婚后大外公远赴广州打理当铺,在彼处娶了小,妇人出身青楼,名字里有个如字。

大外公初时是不愿回,留恋着名利场温柔乡,又染上了鸦片;后来想回又不能回,解放后,成分不好,财帛散尽,又被仇家打瞎了双眼,在路边摆摊为生,好在如外婆不离不弃,才在凄苦中度完余生,上世纪六十年代末,在广州身故,因与如外婆无子女,身后事都是如外婆一手操办的。 表舅迎骨回乡,如外婆又跟着回来送一程,落葬翌日,独自回了广州。

6小学毕业,辉表哥考上了一中,那是小城顶好的学校,得成绩拔尖才能进。 张文去看过,原是一座孔庙,旧址仍在,殿前台阶上有精美的龙纹浮雕,只是龙头被破坏了,铲去了鼻子。

校内大树掩映,校舍古朴,操场极大,还有很大的一个饭堂,厨师都有十几个,开餐时菜色琳琅,令人向往。

听说这里很早就是学校,张文只是不明白,为什么学校要建在庙里。

表舅奖给辉表哥二十元钱,辉表哥同学朋友请了一圈客,最后想到了张文。

到家里找他,带他出去玩,还是看录像、下馆子。

依然是两人一张票,那天二人倒是没有蹭场,看了一部就出来了,那是一部武侠片,名字叫《广东铁桥三》,男主角功夫很好,可长得很路人,没有李连杰帅,张文越看越眼熟,想起之前看过的一部电影《南拳王》,好像也是他演的。

“我也要学功夫,会打了,就没人欺负我了。 ”张文说。

“以后你受了欺负,就去找某某某,我跟他说了。 ”辉表哥郑重地对张文说。 二人坐在冯家面馆里吃面,一人一碗牛肉面,辉表哥加了钱,给张文盖了双码,浓酽的汤汁,加上扎实、筋道的牛肉,张文吃得欢快。

“昨天我爸又要打我咧。

”辉表哥吸着面条,嘟嘟囔囔说,“说奖我钱是买文具的,我拿来请客。 ”“打了没?”张文担心地问。 “没打成,”辉表哥咽下面条,嘻笑着,露出兔牙,得意地说,“我跟他讲道理,奖给我的钱,不是应该随我怎么花吗?老打我,小心我以后不养他。 他就笑了,我奶奶也笑,就没打了。

”“你发狠读书吧,考上一中,我奖你一把火子枪,铜的,打不烂。

”辉表哥一本正经地说,“再过三年,我们又同校。 7张文再次吃到馄饨,已经是十多年后了。

在张文工作单位旁的一家小餐馆,同事请他吃的。 也是酱色的汤,也是游鱼般的小馄饨,同样放了干椒,同样吃不饱。

“在我们那里,这个叫饺饵。 ”张文告诉同事。 “噢,”同事漫不经心地答应着,“你们那里什么都怪,明明在长沙边上,讲的话我们都听不懂(浏阳话偏赣方言)。

”张文不接他的话,转身又喊老板下一碗面条。

此时辉表哥早已经出来讨生活了,他没有考上大学,复读了半年后,放弃了。 辉表哥因此与表舅吵了一大架,决然出户。

他做过各种营生,初时打工,后来创业,开过饭馆,积累了人脉后开始接些小工程做,张文回乡时,偶尔约他出来坐坐,他挂在嘴巴边上的一些名字,听来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,“我熟,我很好的朋友。 ”辉表哥得意洋洋地说,“做生意还得靠朋友们帮衬。

”辉表哥生意做得杂,开销也大,好交朋友,过手无余财,辛苦赚下的又轻飘飘地花出去,张文劝他存点钱,别到要用时手里又没有。

“我奶奶说的,万般带不走,只有业随身。 ”辉表哥说,“将来的事将来再说,不用想太多。 ”。

版权所有 龙虾养殖
技术支持:www.398118.com龙虾养殖

友情链接: